攀钢称正按中国会计准则复核,中澳会计准则差异大

攀钢钒钛2013年年报显示卡拉拉项目的投资收益按澳洲会计准则计算是亏损惊人,按中国会计准则计算则盈利不错。由此导致的相关减值计提也如坠云雾。果真是境内外会计准则差异“惹的祸”?

对于攀钢钒钛(000629)的投资者而言,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8月11日,攀钢钒钛(000629.SZ)发布公告称,参股公司金达必金属有限公司(下称“金达必”)因目前铁矿价格低于预期、澳元汇率高于预期,以及卡拉拉矿业有限公司(下称“卡拉拉”)生产能力局限造成低于预期产量的原因,按澳大利亚会计准则对其在卡拉拉的投资进行约6.4亿澳元(约36.51亿元人民币)的减值。同时表示,“对卡拉拉投资价值按中国会计准则规定进行复核”,“预计在一个月内出具结果”。

今日,公司公告表示,攀钢钒钛参股公司金达必金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达必)于2014年8月11日发布公告称,因目前铁矿价格低于预期、澳元汇率高于预期,以及卡拉拉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拉拉)生产能力局限造成低于预期产量的原因,按澳大利亚会计准则对其在卡拉拉的投资进行约6.4亿澳元(约36.51亿元人民币)的减值。

但在随后发布的半年报中,又表示“需考虑的因素较多”,“对卡拉拉价值的复核结果尚不确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卡拉拉矿由攀钢钒钛以及金达必共同开发,虽然金达必已经宣布对卡拉拉巨额计提减值,但是攀钢钒钛并未“束手待毙”。由于中澳会计准则上的差异等原因,攀钢钒钛目前并未测算出卡拉拉的资产价值。攀钢钒钛表示,公司作为卡拉拉转股后的控股股东,对测算卡拉拉资产价值有独立的判断。

亚洲城,卡拉拉由攀钢钒钛全资子公司鞍澳公司和参股公司金达必各持有50%的股权,攀钢钒钛同时持有金达必35.89%的股权,如此,攀钢钒钛合计持有卡拉拉67.95%的股权,简单按澳洲会计准则来计算,公司应该计提减值为48.9亿元。

参股公司对海外矿产计提减值

截至2013年底,公司对卡拉拉和金达必两项长期股权投资余额为65.85亿元,而如果计提减值高达48.9亿元,从金额和比例来看应该是巨额损失。该项目在2013年还为公司带来1.50亿元投资收益,半年时间就产生如此大的损失,着实令人疑惑。

攀钢钒钛公告称,金达必公告提及,按澳大利亚会计准则对其在卡拉拉的投资进行约6.4亿澳元的减值,该项减值不影响金达必的持续经营能力。

中澳会计准则差异大?

资料显示,金达必是攀钢钒钛的参股公司,是公司在卡拉拉项目的合作方,由于中澳会计准则上的差异等原因,攀钢钒钛目前并未测算出卡拉拉的资产价值。攀钢钒钛表示,作为卡拉拉转股后的控股股东,对测算卡拉拉资产价值有独立的判断。

公司2013年年报披露,“被投资单位金达必公司采用澳洲会计准则实现的2013年度净利润为-122,689,000.00澳元。转换成中国会计准则实现的2013年度净利润为102,148,489.94元人民币,并按照持股比率确认投资收益36,658,243.10元人民币;被投资单位卡拉拉公司采用澳洲会计准则实现的2013年度净利润为-239,437,433.00澳元,转换成按中国会计准则调整后的2013年度净利润为228,483,453.86元人民币,并按照持股比率确认投资收益114,241,726.93元人民币。”

目前,攀钢钒钛因卡拉拉股东贷款转股事项,已委托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北京中企华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卡拉拉投资价值按中国会计准则规定进行复核,该项工作仍在进行中。

按不同会计准则计算的项目投资收益,真可谓冰火两重天。按2013年中国会计准则是盈余丰盈,但按澳洲会计准则是亏损惊人。2013年就此一项差异影响投资收益的金额为11.27亿元人民币。按中国会计准则计算,2013年攀钢钒钛确认投资收益1.50亿元,但按澳洲会计准则应该确认投资损失9.77亿元。

按照逻辑一致性的考虑,一旦攀钢钒钛基于国内评估和审计机构的结果最终确定了卡拉拉的资产价值,并在此基础上确定对卡拉拉的投资是否减值,则在鞍钢集团香港控股有限公司对其所持金达必35.89%股权进行权益法核算时,以及鞍钢集团投资(澳大利亚)有限公司对其直接持有的卡拉拉50%股权进行权益法核算时,所依据的卡拉拉资产价值是一致的。若公司对卡拉拉资产的复核结果与金达必对其在卡拉拉的投资进行约6.4亿澳元的减值结果存在差异,攀钢钒钛也将对结果进行说明。

公司对此巨大差异有如此解释:“企业为构建符合资本化条件的资产所借入的专门借款为外币借款时,由于取得外币借款日、使用外币借款日和会计结算日往往并不一致,而外汇汇率又在随时发生变化,因此,外币借款会产生汇兑差额。根据中国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该部分汇兑差额是构建固定资产的一项代价,应当予以资本化,计入固定资产成本。但是,根据澳洲会计准则的规定,该部分汇兑差额是需要费用化的”。

会计准则不同导致净利矛盾

按照同样的解释,公司2014年半年报披露,“被投资单位卡拉拉公司采用澳洲会计准则实现的2014年1-6月净利润为87,133,521.24澳元,转换成按中国会计准则调整后的2014年1-6月净利润为人民币-68,753,222.48元,并按照持股比率确认投资收益人民币-34,376,611.24元。”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正值中报披露期,攀钢钒钛也表示,如在半年报发布前能获取卡拉拉评估和审计结果,则公司半年报损益将包含此项调整;若半年报发布前不能获取卡拉拉评估和审计结果,则公司将在获取结果后,及时发布公告对半年报损益进行调整。

细看前后关于对卡拉拉的投资收益,犹如过山车。中澳会计准则对于企业构建符合资本化条件的专门借款为外币借款时会计处理真有这么大差异?

金达必在宣布计提减值后,该公司股票复牌遭遇了暴跌。不难看出,金必达此举或将导致净利下滑,而此举也或将明显影响攀钢钒钛的投资收益。

中国会计准则已与国际财务报告准则(IFRS)接轨,澳洲会计准则也是如此。所以,要产生如此大的数据差异还是很难的。由于没有进一步的公开数据,笔者怀疑攀钢钒钛在以上借款费用的资本化会计处理将所有符合资本化的外币借款费用汇兑损益计入了资产中,因为资本化费用金额不应该超过在该期间按照本位币(澳元)借入相同金额的借款费用金额。

公开资料显示,卡拉拉铁矿位于西澳大利亚州中西部地区,矿区面积约150平方公里,主要矿藏为磁铁矿床和赤铁矿床。2011年,公司通过资产转换,将攀钢钒钛持有的被认为盈利能力较差的钢铁资产置出,并置入控股股东鞍山钢铁持有的鞍千矿业以及50%的卡拉拉铁矿项目股权。

中国会计准则中对于借款费用资本化的规定是,“企业发生的借款费用,可直接归属于符合资本化条件的资产的购建或者生产的,应当予以资本化,计入相关资产成本;其他借款费用,应当在发生时根据其发生额确认为费用计入当期损益”。另外,“与购建或生产符合资本化条件的资产相关的外币借款产生的汇兑差额,适用《企业会计准则第17号――借款费用》”。这就是攀钢钒钛将外币借款产生的汇兑差额进行资本化的依据。

卡拉拉矿项目由攀钢钒钛与金达必共同开发,双方各占50%,而攀钢钒钛又通过全资子公司鞍钢香港持有金达必35.89%股权。作为攀钢钒钛海外最主要的投资项目之一,卡拉拉矿一直被市场寄予厚望。

从国际会计准则来看,为了防止外币与本币的汇率发生巨大的波动产生的不合理的汇率变动引起的资本化费用由相关资产负担,所以,同时计算本位币相同借款利息和外币借款利息,并只许可资本化金额为二者中的较小者。这符合中国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企业对交易或者事项进行会计确认、计量和报告应当保持应有的谨慎,不应高估资产或者收益、低估负债或者费用”。

依据澳大利亚会计准则的金达必宣布减值后,攀钢钒钛是否也会采取相同手段呢?《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由于中外会计准则不同,其中,金达必采用澳洲会计准则实现的2013年度净利润为-1.23亿澳元。转换成中国会计准则实现的2013年度净利润为1.02亿元人民币,并按照持股比率确认投资收益3665.82万元人民币;被投资单位卡拉拉采用澳洲会计准则实现的2013年度净利润为-2.39亿澳元,转换成按中国会计准则调整后的2013年度净利润为2.28亿元人民币,并按照持股比率确认投资收益1.14亿元人民币。

随着中国企业的跨国投资的大规模发展,各国货币汇率的巨大变动应该是常态。攀钢钒钛对同一项目的投资收益按当地会计准则计量产生巨大差异,有只认条文的僵化处理货币汇率之嫌疑。

金达必是否适用专门借款为外币借款?

金达必公司2013年的会计年度是从2012年7月1日到2013年6月30日为止,截至2013年6月30日,其合并资产负债表负债合计仅有212万澳元,没有任何银行借款(不论是澳元还是外币),主要资产是合营企业投资5.50亿澳元,所有者权益为6.45亿澳元,总资产只有6.47亿澳元,按报表披露澳洲会计准则计算2013年净利润为负1.22亿澳元,中国会计准则变成了盈利1.02亿元人民币。按澳元兑人民币汇率5.72计算,二者差异1.40亿澳元左右,占金达必总资产的21.63%。这应该是巨额差异,需要公司进一步披露产生的具体原因、时间、借款明细、金额等具体信息进行分析。

笔者是无论如何计算不出这笔1.40亿澳元的,因为从引起准则差异的原因来看,差异来源于借款,但金达必年报没有披露一分钱的借款,只有所有者权益。是攀钢钒钛将投入金达必的资本当作为项目外币借款费用,并把借款利息及汇兑损益进行了资本化了?这需要公司进一步的披露。按中国会计准则规定,借款费用的资本化只适用于“符合资本化条件的资产,是指需要经过相当长时间的购建或者生产活动才能达到预定可使用或者可销售状态的固定资产、投资性房地产和存货等资产”。从中可见,不适用于对金达必这样的合营公司的投资。

长期股权投资早该计提减值?

攀钢钒钛对长期股权投资减值有如下会计政策规定:“本集团在每一个资产负债日检查长期股权投资是否存在可能发生减值的迹象”。

那么,作为长期股权投资项目的卡拉拉项目,是否存在减值迹象?

公司2013年报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审计报告,指出卡拉拉于2013年12月31日净流动负债为623百万澳元(流动负债大于流动资产的差额,折合人民币33.83亿元)。“目前卡拉拉正在与现有的金融机构谈判新债方案”。“卡拉拉公司的持续经营存在重大的不确定性,可能无法实现其财务报告上披露的资产并偿还其负债。相应联营企业金达必的持续经营能力也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审计报告还指出,项目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特别是现金流情况严重恶化需要未来投入巨额资金。

截至2013年12月31日,公司对卡拉拉和金达必两项长期股权投资余额65.85亿元,占公司总资产357.49亿元的比重为18.42%。从上述审计报告中可以看出,这两项长期股权投资的持续经营能力都被审计师披露,至少应该有减值迹象。

金达必的股价从攀钢钒钛投资时的每股0.70澳元一路下跌到2013年底的0.20-0.30澳元之间,再到现在的0.043澳元左右。至少在2013年年底,其价格下降一半以上,已产生减值的迹象。攀钢钒钛持有的是有公允价值的上市公司的股票,应该适用会计准则的减值标准。

在公允价值下跌严重、持续经营能力有疑问的情况下,短期无法自己平衡现金流,需要未来外部投入巨资的项目,预计未来现金流应该不会高于公允价值,特别是有公开市场的上市公司股票的交易价值。所以,至少公司应该对此长期股权投资有计提减值准备,但笔者查阅了攀钢钒钛2013年年报,没有发现公司为长期股权投资计提减值准备。不知道审计底稿中是否有相关的证据来证明在2013年底的时点,以上长期股权投资是否值65.85亿元?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