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理工人,北理工火炸药学科

亚洲城 1
高考志愿千万不能犯的10个错 咨询专家

亚洲城 2
平行志愿巧设梯度提高录取率 专业选不好 危害大

专家讲座
大学专业到底怎么选 用大数据巧填志愿

志愿填报
讲座预约:模考后咋准备志愿填报 咋规避志愿填报误区

完美的志愿方案什么样 招生简章暗藏猫腻

讲座回放:志愿填报咋让分数升值 压线生咋提高录取率

理工类院校如何报考 613分送魅蓝手机

志愿指导
高考后复读的注意事项 同学校一二本有啥区别

数据查询
高考志愿填报选院校还是选专业 高考志愿需关注梯度

位次法报志愿有多准 10个专业就业率奇高

测试:你适合学什么专业? 高校各专业录取分数查询

环伺世界,在人类追求和平与发展的过程中,战争与冲突的阴霾始终未能散尽,中国的国家安全始终面临严峻挑战,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用强而有力的武器装备构筑属于我们的“中国力量”。

录取数据
大学排行榜 大学录取分排行 一键推荐院校专业

当我们惊叹于99A坦克、远程火箭炮、东风导弹时,你可曾想到过,从枪炮子弹到火箭导弹、从身管发射到触发爆轰以及火箭发动机的推进效能,武器装备的性能最终必须体现在对敌人的有效杀伤上,而实现这一切的重要基础——火炸药,默默无闻中却成为中国力量无可替代的基石。

往年录取线 测适合专业 三步报志愿 同分考生去向

“高能炸药几乎在所有的战略、战术武器系统中都不可或缺,其性能发生哪怕微小的改进提升,都将会深刻影响到武器系统的发展,并有效提升传统兵器到尖端武器的战斗效能,是军工科研中当之无愧的核心领域。”

6月29日北京理工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本科毕业典礼正式举行,在典礼上,校长胡海岩院士在会上寄语毕业生:我相信在不久的未来,“北理工人”这幅人物群像中,将会有你们英姿飒爽的身影!母校永远将祝福你们!关爱你们!支持你们!

2016年初,由北京理工大学(微博)牵头的“新一代含能材料研究及其工程化”荣获2015年度国防科技进步特等奖。

亚洲城 3北京理工大学毕业典礼现场

大树参天,方可捧下璀璨明珠

以下是北京理工大学2017年本科毕业典礼上校长胡海岩院士的讲话实录:

北京理工大学这所孕育中国火炸药“国家队”的高等学府,自延安创校时期为抗战研制TNT炸药,到1952年整合东北兵工专门学校(中国第一个火炸药专业)的办学力量,成为新中国第一个规范培养火炸药人才的基地,在七十余年的办学实践中,北理工(微博)火炸药学科也逐渐从火炸药教育教学发展为火炸药科技研究并成为科研领域领军者,孕育了一批璀璨的成果,为中国单质炸药、混合炸药和固体推进剂领域作出了卓越贡献。

亲爱的同学们:

卓越贡献源自多年积淀和承继,北理工不断攀登火炸药研究领域的座座高峰。2016年初,2015年度国防科技进步特等奖的荣誉授予北京理工大学,继2001年凭借重大原始理论创新荣获得国防科工委科学技术一等奖的“CL-20”,时隔十四年再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CL-20炸药学名六硝基六氮杂异伍兹烷,是目前已知能够实际应用的能量最高、威力最强大的非核单质炸药,爆轰速度高达9500米/秒,被称为第四代炸药,也被誉为“突破性含能材料”,是一种划时代的全新高爆军用炸药,在世界火炸药学界闻名遐迩。该型炸药的诞生,也为包括导弹、核装置等一批武器装备的效能提升、小型化带来了新的发展契机。

首先,我代表全校师生员工,祝贺你们顺利完成学业,踏上新的人生旅途!与此同时,让我们共同感谢为你们成长付出辛勤努力的全校教职员工!

矢志三十余年的CL-20项目再获殊荣,标志着北京理工大学从理论创新到工程实践,将这座世界炸药的“最高峰”彻底征服,这是对几代北理工火炸药科研工作者的最高致敬,对中国国防建设的意义深远,功不可没。

看到风华正茂、豪情满怀的同学们,令我思绪万千。在北理工担任校长这十年,我见证了六万多名莘莘学子的成长,送别他们迈入社会寻梦、追梦。这十年,我作为一名“北理工人”,愈发感到满足和自豪。尤其是耳闻目睹许多“北理工人”的老故事、新创造,使我一次次受到教育和激励。这十年,“北理工人”在我脑海中逐渐成为一幅幅生动的人物群像,并深深镌刻在记忆中。这是一群为梦想而生的人、一群坚定而执着的人。

瞄准一流毅然攀登,厚积薄发为国立功

在同学们即将毕业之际,作为校长和学长,我深深祝福你们,并和你们分享我脑海中三幅“北理工人”追梦的群像,愿你们永远秉承北理工精神,扬帆远航。

纵观火炸药的历史,经过了四个阶段。中国是最早发现火炸药的国家,也就是古代四大发明中的黑火药。目前按照国际通行的说法,以炸药爆炸时爆轰波的传播速度将炸药分为四代。

亚洲城 4北京理工大学校长胡海岩

第一代炸药是由诺贝尔发现的“硝化甘油”。但是纯硝化甘油化学性质极不稳定、感度太高。诺贝尔在极为偶然的条件下发现通过海藻土吸收后,它的稳定性就能立即提升。稳定性的提升使得其应用迅速推开,改变了整个世界的面貌。

在我记忆中,第一幅人物群像的名字是《追梦﹒无畏》。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战争全面进入热兵器时代。第二代炸药梯恩梯(“三硝基甲苯”代号TNT)就在二战中发挥了极大作用。TNT是通过人工有机合成的烈性炸药,其爆炸能力足够强,性质稳定,可用于机关火炮的密集火力射击,使得战争残酷性大为提高,直到现在仍大量使用。

我们身处一个创新驱动的时代,一个快速淘汰旧认知、探索新世界的时代,一个倡导“敢为天下先”的时代。对“北理工人”来说,这句话不仅仅是一个口号,更是实实在在的行动。

二战之后,产生了第三代炸药——黑索金(“环三亚甲基三硝胺”代号为RDX),爆轰速度达到8500到8600米/秒,用于多管火箭重炮的规模压制打击,能大规模提高武器的威力和射程。其次是奥克托金(“环四次甲基四硝胺”代号为HMX),爆轰速度达到9000米/秒,撞击感度比TNT略高,容易起爆,安定性较好,综合性能高,在海湾战争中,用于远程火箭导弹的非接触不对称作战。

前不久,一个来自中国、个头不大的空间生命科学仪器突破了中美太空合作的重重“壁垒”,成功进入国际空间站,开展空间辐射及微重力环境下抗体编码基因的突变规律研究。这个小仪器来自北理工生命学院邓玉林教授团队——一个有大魄力的团队。他们面对横亘在前的美国国会“沃尔夫条款”,怀揣对广袤星空的热忱,带着一往无前的自信,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让中国人对空间生命科学的探索站在了国际前沿。不久后,他们还会将中国高校的校旗首次在国际空间站亮相。

上世纪70年代末,由于始终未能有新的炸药能够撼动奥克托金作为世界高能炸药“王牌”的领先地位,国际国内对新型高能炸药的探索颇感渺茫,高能炸药的合成也陷入低谷。曾经为“两弹一星”工程作出重要贡献的炸药专家于永忠教授也面临同样的困惑,在反复思索中,他抛弃传统研究思路,将目光聚焦于单质炸药材料本身,聚焦于材料的分子结构,大胆地提出将炸药材料分子结构由平面环状结构改变为笼型结构,将多硝基笼形化合物作为新的研究方向。这一“二维”到“三维”创新理论,为单质炸药研究带来飞跃性提升。于永忠于1979年在国际上首先合成出具有笼形结构的单质炸药797#,验证了笼形高密度材料理论的可行性,并提出把797#的4个氧原子转化为4个N-NO2,即为后来国际通行的代号CL-20。

他们之所以能够撼动人为设置的严密壁垒,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除了精心策划的合作模式以及对法律条文的钻研之外,更根本的原因在于他们是一群敢想、敢干、敢创新的追梦人。多年来,他们潜心研究、持续攻关,提出了内涵丰富、国际关注的科学问题,突破了微流控芯片基因扩增关键技术,最终设计出精妙、可靠、难以替代的科学仪器,打动了挑剔的国际同行。在他们当中,有年近八旬依然不辞劳苦的庄逢源教授,有年过半百依然不断求新的邓玉林教授,有当打之年、全情投入的李晓琼副教授等青年教师,以及一批才华横溢、创意飞扬的青年学子。

1984年,于永忠在花甲之年来到北京工业学院(现北京理工大学)担任博士生导师,在这个中国火炸药研究的顶级群体中,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多面体烷类及其衍生物合成的研究》及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支持下开始深入探索及实践笼型高密度材料理论构想。

这群“北理工人”,无所畏惧、有胆有识。他们用“小实验”破冰“大合作”,用“小载荷”开展“大研究”,让北理工在人类探索宇宙空间的伟大征程中,写下了属于自己的精彩笔触!

1994年,于永忠成功在实验室实现了CL-20的样品合成。样品在国内代号曾为C-12,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国内刊物及内部文件发表相关论文时均使用C-12。“CL-20是三维立体的笼状结构,其制作工艺难度可想而知。由于我们北理工在含能材料领域的长期积淀,我们硬是自己做出来了。”回忆这段历史,材料学院谭惠民教授给予了高度评价。

在我记忆中,第二幅人物群像的名字是《追梦﹒无愧》。

不谋而合,美国学者也开展了笼形高密度材料及CL-20的研究,并于1996年在德国ICT年会上发表了CL-20的合成文章,但在文中他们声称已于1987年合成了CL-20。由于美国学者的论文用英语在国际会议发表,因此CL-20迅速成为六硝基六氮杂异伍兹烷的通用代号,C-12在国内也逐渐不再使用。但客观来说,中美在相互保密的情况下各自独立地完成了CL-20合成,所用技术路线也不相同。

环伺世界,追古溯今,战争与冲突的阴霾始终未能散尽,中国的国家安全始终面临严峻挑战。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用强有力的武器装备构筑我们自己的“中国力量”。你们懂的,这是“北理工人”永恒的使命担当。

然而验证理论仅仅开启了学校CL-20研制事业的第一步,鉴于国内外合成的CL-20成本很高,影响其广泛应用,更大的挑战是如何寻找到最佳的合成方法。前路艰辛,在国家的支持下,学校组织优势力量成立项目组,欧育湘、赵信岐等一批专家开始了对CL-20合成工艺的积极探索。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潜心研究,开发出了多条具备实用价值的CL-20合成工艺路线,其中TAIW基等CL-20合成路线属国际首创,并实现了CL-20材料1公斤级的合成能力。从微量样本到公斤级合成,度过了5个春秋,这一突破使北理工成为全国研究单位CL-20材料的“供应商”。

2016年初,2015年度的国防科技进步特等奖花落北理工,“CL-20”这个代号一时间“刷爆”了北理工师生和校友的朋友圈。它是目前已知含能最高、威力最大的单质炸药,是一种突破性的含能材料,在世界火炸药学界闻名遐迩。它的诞生,为一批武器装备的效能提升带来了新的发展契机,将成为“中国力量”无可替代的基石。它的缔造者,是一群默默无闻、传承使命的追梦人。

三十二载不辱使命,问鼎世界炸药“最高峰”

1984年,曾为“两弹一星”工程作出重要贡献的于永忠教授来到北理工,在这座孕育了中国火炸药“国家队”的高等学府,深入探索他提出的笼型高密度材料理论构想,实现了CL-20的样品合成。验证理论仅仅开启了“北理工人”驯服CL-20的第一步,欧育湘、赵信岐等一批专家接续对CL-20合成工艺进行不懈探索。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实现了CL-20材料公斤级的合成能力。问鼎高峰并不是一朝一夕,也绝不是单打独斗。老一辈火炸药专家年事渐高退出科研一线后,以材料学院庞思平教授为代表的新一代火炸药人扛起了沉甸甸的责任,在CL-20的原理、机理、结构、方法等方面取得一系列突破,最终实现了工业化生产。

问鼎高峰并不是一朝一夕,也绝不是单打独斗,“CL-20”项目最终能够鼎力国防,是依靠几代人、多个火炸药研究群体共同探索实践,传承接力,才得以实现。

这群“北理工人”,无愧使命、矢志不渝。他们深知,对于拱卫国家安全来说,不需要实验室中的“半路”成果。历经三十二载,几代人的磨砺,任凭无数个不眠之夜化作鬓角的白发,青春年华从身边悄然度过,他们为不断壮大的“中国力量”写下了“北理工人”沉默而有力的一笔!

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后,老一辈火炸药专家也因为年事已高逐渐退出了科研一线,然而CL-20的研究事业并没有停顿。CL-20作为世界能量水平最高的高密度含能材料,其重要的战略价值必须通过武器装备中的应用才能得以体现,对于拱卫国家安全来说,不需要走不出实验室的“半路”成果。

在我记忆中,第三幅人物群像的名字是《追梦﹒无私》。

以庞思平教授为代表的新一代火炸药人继续发扬矢志军工的精神,扛起了沉甸甸的责任。庞思平教授自学生时代即参加CL-20的研究工作,2002年博士毕业后留校任教,继续从事CL-20及相关研究。他有着敏锐的洞察力以及严谨的工作作风,很快成为了含能材料研究骨干。庞思平曾经对学生说过,要把高能材料做好,首先要把自己变
成高能材料。

同学们,今天过后,你们各自的人生轨迹将开始分岔,过些日子,你们或许会调侃自己是“码农”、“程序猿”、“金融民工”等等。我想提醒大家,不论你们在什么样的岗位工作,都请牢记“北理工人”身上的奉献精神。

亚洲城 5

去年六月,我国新一代运载火箭长征七号在海南文昌发射场首次升空;今年四月,我国首艘货运飞船天舟一号乘坐长征七号腾空而起。这两次举国关注的发射任务,带我们认识了一位沉着老练的“01指挥员“——”北理工人“王光义。他是自动化学院1995级校友,本科毕业后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默默耕耘14年;2013年他调至海南文昌,成为这座全新发射场的首批建设者之一。他在北理工求学时就一心想要探寻航天事业的奥秘,带着对航天发射工作的向往奔赴深山峡谷中的西昌,又来到海岛边陲的文昌,扎下根去,努力成长,奉献青春,实现了长久以来的梦想。

图:CL-20立体结构式

去年十一月,我曾赴海南文昌发射场见证长征五号的首飞,在基地见到了包括王光义在内的十余位北理工毕业生,以及多位航天科技集团参与火箭和卫星研制工作的校友。他们与发射场的校友们紧密配合,共同出色的完成了发射任务。我深深被火箭发射的壮观场景所震撼,深深感受到校友们所迎接的挑战。每次发射任务都凝结着国人的心血和关注,给他们的工作带来巨大压力,而且内容枯燥,甚至暗藏风险。此外,尽管发射场的生活保障水平已经大幅提升,但与大城市的优渥环境相比仍是云泥之别。

为了最大程度提高炸药的能量水平,将高能炸药的能量密度、爆速、猛度、热稳定性和化学稳定性等各类指标提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庞思平及其团队注重原始创新,潜心攻关基础研究,在CL-20的原理、机理、结构、方法等方面取得一系列突破。他们对笼形结构,多氮杂结构的合成方法及储能原理深入研究,提出了笼形高能量密度材料新概念及原理,突破了传统平面高能材料能量难以提高的瓶颈,研究成果发表在《Angew》《Chem》等国际著名期刊上,受到国际学术同行的高度评价。2013年chemistryword专题报道了庞思平团队的研究成果“含能材料发展面临高能量与低感度的矛盾,中国的科学家通过设计并合成具有刚性的三维立体骨架结构的含能材料成功解决了这一挑战”;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德国自然科学院院士、美国科学促进会院士Stoddart评价笼形原理论文“三维笼型高能量密度材料的研究注定将影响下一代炸药的发展,推动传统含能材料的进步”;美国国家科学奖章获得者Shreeve评价说“三维笼型含能材料的概念为发展新一代高性能炸药的发展提供新的思路。”

这群“北理工人”,无私奉献、不忘初心,他们各自的人生轨迹在离开校园若干年后,又因为同一个梦想的感召而交汇在一起。他们在各自平凡的岗位上用不平凡的努力,奏响了“北理工人”一曲妙不可言的交响乐。

技术层面,他们着力突破了提高合成效率,放大工艺本质安全等技术,为了掌握工程化放大第一手资料,他们长期奋战在工厂,风里来,雨里去,亲自动手,收集数据、整理数据、分析数据,与一线工人建立了亲密的友谊和合作关系。

同学们,你们即将告别母校、告别师长,在这临别之际,我希望大家记住这些执着追梦的“北理工人”。他们孜孜不倦所追寻的梦想,是自己事业成功的小梦想,更是国家强盛、民族复兴、人类共襄繁荣进步的大梦想。

当21世纪进入了第二个十年,CL-20在生产领域的问题被逐一解决,自此CL-20项目在经过三十二年的研究之后,终于由理论创新,化作对中国国防力量提升实实在在的贡献。从微量样本到公斤级合成,再到工业化生产,每一步都异常艰辛,每一步都是一代人的心血结晶,更是北理工火炸药学科半个多世纪迎难而上,刻苦钻研,不懈探索的结果。CL-20的成功合成显示出北理工火炸药团队世界一流的研发能力,CL-20的工程化则彰显了北理工世界前列的军工装备实力,将理论的原始创新和重大工程实际应用的紧密结合,进一步奠定了北理工在含能材料领域的引领地位。

我希望大家学习他们,无所畏惧、无愧使命、无私奉献,也去做一名踏踏实实的追梦人。我相信在不久的未来,“北理工人”这幅人物群像中,将会有你们英姿飒爽的身影!

北理工火炸药人终不辱使命,以三十余载的潜心之力、积淀之功成就了漂亮的北理工爆轰速度,实现了“做中国自己的炸药,做世界最棒的炸药”的理想!

母校永远将祝福你们!关爱你们!支持你们!

默默潜心中,无数个不眠之夜化作鬓角的白发,青春年华从身边悄然度过,虽然在漫长的岁月中,依然要保持沉默,心中的豪情无从与人分享,巨大的贡献也许今生不为人知,但比获奖更为重要的是北理工人用自己的无私奉献、矢志不渝诠释了“军工魂”和“国防情”,在不断壮大的“中国力量”上写下了自己沉默而有力的一笔!(北京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
供稿)

亚洲城,谢谢大家!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