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婚姻的爱情和没有爱情的婚姻,我的山楂树之恋

几天以后我也返校了,一下火车,看到他远远地向我招手,回去的路上,他说:“明天到我家吃饭吧,去见见我的父母。”我竟然又答应了,我当时有多么傻啊,随随便便就同意了—这么大的事。宿舍里的另一个同学也回来了。因为都刚从家里回来,手里有些钱,所以我们俩跑去逛街了,我给自己买了一件对我来说很贵的外套,晚上他来接我时,我就穿着这件外套跟着他去了他家了。

                  1

他家的房子不太宽敞但很干净,他的家人对我的态度不冷也不热,感觉也没有什么话好说,而且我被他姐姐盯着看的有点不舒服。其他的不记得了。吃完饭后不一会儿他就把我送回学校了。

1998年9月21日,我一个人来到安阳火车站,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想着我终于可以离开小村庄了,想着半个月前我还是小学里民办老师,我真的不甘心,我在小乡村做一名小学老师。买了一张到省会郑州的火车票,我第一次坐火车特别兴奋。

几天以后,他就要回上海了。在火车站,他爸爸、妈妈、姐姐也到车站送他,我远远地站在一边看着他跟别人道别,他走到我身边反复告诉我:我走了以后,你要经常给我写信,你要经常到我家玩。我嘴上答应着,心里却打怵。看着火车远去的地方,心里怅然若失,在火车站与他的家人匆匆道别以后,我就一个人在海边溜达
,好像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但又说不出是什么。就这么想着溜达着从火车站一直走回了学校。

来到老校区后生活老师把我安排在一个学生宿舍,因为我没有拿学费,我没有去新校区办理入学手续,老校区是中专校区,我是要上大专的,我就想象我要上的新校区是什么样子。我憧憬着我的大学生活,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回到宿舍后感觉有好多话要说似的,我写了一封信给他:无非就是让他不要耽误学习,准备考研究生什么的。信发出去以后就一天一天等他的来信,我以为他也会立即给我写信,所以从第七天开始,我天天到送信的同学的宿舍里去查信,一直等了快两个星期才收到他的信。他的信不长,信上说,他很想念我之类的话,让我经常给他写信等等。我后来才知道他收到我的信后,不知该怎么写“情书”,竟然问了一个从高中就谈恋爱的好哥们儿以后,经过点拨,才费了好大劲才写了这第一封情书。

第二天我来到了新校区,我一个人先在新校区里边转,我在等着我大哥过来给我送学费,下午三点左右我大哥终于来到了学校,报名的时候别人问我学什么专业,我哪知道学什么专业,我大哥帮我选择了。一切手续办妥后,给我发了书被子和生活用品。生活老师安排了我的住宿,又告诉我去哪里上课。整理好床铺,大哥坐上了返家的车,我就自己去了教室。我去的时候正在上课,我敲了敲门,上的是英语课,老师让我坐在最前面,又开始继续讲课。一会儿下课了,帅气的同桌告诉我他是学习委员,我来学校比较晚,有不会的可以问他。

然后就是书来信往,我一本正经地谈起恋爱来了以后,变得稀奇古怪,神经兮兮的,整天惦记他,这让我舍友和同学都非常不习惯,我最好的女友对此更是无比地愤恨
,因为在所有人眼里,我一直是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同班一个男同学曾暗示过要跟我做“朋友”,叫我教他跳舞,我竟浑然不觉,始终跟人家称兄道弟的。这次却假斯文起来了,同宿舍的同学于是经常拿我开涮。

晚上的晚自习我就开始补作业,确实有好多不会的,我就在那抓耳托腮,同桌就转过头来说:“别不好意思问,这道题我给你讲讲吧!”他给我讲后我点点头,告诉他我明白了,他说:“你真聪明。”我很惊讶,已经好久没有人说我聪明了,我小学初中虽然基本上都是班里的第一名或者是第二名,但是进了高中之后一直是班里面垫底的,并且参加了三次高考都没有考上大学,我现在上的是私立大学。毕竟学校已经开学20多天了,我有好多的功课要补。

那时候,我看了太多的琼瑶的小说和汪国真的诗,于是自己也变得“文学”起来,没事就经常无病呻吟地拽几句话写在书签上或者照片上或者明信片上寄给他。有一天早上别的同学都去上课了,我最后一个刚要出门,忽然有人敲门,我一开门,站在我的面前的竟然是石头,我大吃一惊:“你这是从哪里来的?”

                  2

他一脸的疲惫,眼里布满血丝,说:“我是从火车站直接来的。”

 
接下来的日子很紧张,也很充实。上课的时候我就认真的听,课下我就认真地补前面落下的课,同桌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我非常感谢他。中午有时候午休的时间,我会给我以前的同学写信,告诉同学我在这边上学的情况。

我疑惑地问:“你为什么突然回来了?”

有一天中午,我正在专心的写信的时候,我同桌回来了,我立马用手捂住了自己的信,同桌问:“你在写情书吗?”我说:“哪有写情书,就是普通的同学。”同桌问得我有点不好意思了,其实我内心想的是给自己的情人军写的信,军和我是高中同学,高中三年特别紧张,我们说话不多,临近毕业的时候,同学之间都在写毕业留念,我拿着我的本儿让军给我写毕业留念,军说:“咱俩啥关系?还用写这?”当时我就愣了,我想我和他就是同学关系呀。后来高中毕业后,军上了一个普通的本科,我复读了,复读一个月左右,我收到了军的来信,他在信中告诉我他问了好多同学才知道我在哪个班。
从此我和他开始了书信来往,他给我说一些他学校的事,我也会给他说一些我的学习,经过一年的复读,我还是没考上自己喜欢的大学,然后又开始复读,我平时的成绩在班内20名左右,可是高考时压力太大,第三次高考是我考的分是最低的一次。有大学在高中学校门口招生,我就随便填了一个我的信息。不过我知道上大学无望,很无奈的回了老家,不想再参加第四次高考。回到老家做了一名小学民办老师,我在学校讲课的时候收到了录取通知书。所以我来到大学的第三天就开始给军写信了。

他说:“因为收到了你写的诗,放心不下你,所以就回来看看你。昨天那趟火车上的座位已经卖光,所以只好一路站着回来的。”

                    3

“天哪,在火车上站了一天一夜24个小时?!”我的头都有点发涨,我写了什么让他不放心的话我一点也不记得了。

 

我赶紧放他进来,因为我急着要去上课一时找不什么书给他读,所以就把我正写的日记从枕头地下拿出来放在他手里,那上面记录着一个正在初恋的姑娘的两个月以来的纯真的感情。我急急忙忙地跑去上课,神不守舍地上了一上午课,不到下课时间,我就偷偷从教室里溜出来,回到宿舍,我们俩出了校园到海边玩去了。

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我感觉我同桌是一个非常热心的人,我知道了他的名字叫强,强在我的学习过程当中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因为我比他大三岁,强说以后他就叫我姐了,我说好。现在班里的第一排中间只有三个学生,强在中间,我在靠门的位置。班内大概有多少同学我忘了,过了两周,我把前面的课已经补上了,心里就特别轻松了。

我们的学校离海边很近,当时还不到旅游季节,所以人并不多。春天的海边仍有一些凉意,我们在一块礁石上坐了很久,看着海水一点点涨起来了,我们只好往回走,回来的时候,涨上来的海水把来时的路淹了一大块,人必须要大步迈才能跨过去,他先一步跨过去,然后回过头想伸手接住我的手,我一愣,朝着另一个地方用力一跳跳过去了—
躲开了他伸过来的手。他不好意思地把手缩回去。我们就那么继续并排着走着,我的手一直揣在口袋里,一直走到晚上。

周末不用那么辛苦的补课了。一天上晚自习的时候,班里又来了一名新同学静。班干部又拿过来一张桌子,静就挨着我坐着,哈哈,现在我又成了一个小老师了。静不会的题有时候问我,只是我这个小老师水平不行,有时候我还要再请教强。

晚上他送我回宿舍的时候,我的舍友们疯了似的闹腾,拿他开玩笑,搞得他满头大汗。他学的是理科,班里只有四个女生—个个像骄傲的公主,估计在班里都没有女生正眼看过他。而我们文科专业的女大学生多,经常欺负男生,以前都是我折腾别人的男朋友,这次终于给了别人报复我的机会。石头好不容易逃出我们宿舍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这些女孩怎么这么疯?”我知道这都是因为我平时惹祸太多,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静和我是一个宿舍,并且是一个市的,本来我们两个该是关系很好的,但是有个学姐早就和静认识,并且是这个学姐把她介绍到这个学校的,那个学姐对她很好,她们两个有时一块儿去餐厅吃饭,而我还没有融入这个班集体,好多时候是一个人去餐厅,不知道咋回事,感觉有点孤单。不过感觉学习不是那么紧张了,有时晚自习,我就会跑到阅览室去读书,我这人没有别的嗜好,不管什么书都喜欢拿着看。

                    4

中秋节到了,班里举行了一些活动。我想到第二天就是我的生日,有点想回家了,因为我的生日是中秋节的第二天,我还没有在外面过过生日。活动结束后,我坐在教室里发呆,强跑过来问我为什么不高兴,我的眼泪掉了下来。我趴在桌子上没有吭声,强很着急地说:“你有啥说出来呀,谁欺负你了?”我说没有,我说明天是我生日,我想回家了。强笑了,他说:“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呢,明天是你生日,走去给你买礼物去。”我说不要礼物。他说走吧,咱们一块去,我、静和强我们三个出去了,强付钱买了好多水果,然后把我和静送到女生宿舍楼下,他就离开了。回到宿舍后,舍友就问谁买的这么多水果?静说强给我买的,因为明天是我的生日,舍友就大笑:“你们两个到底谁是强的女朋友?”舍友把我问愣了,因为我经常去阅览室,我不知道强和静之间发生了什么?

亚洲城,强早就把他的传呼机号给我了,但我一次都没有打过,我只买了一个十块钱的201的电话卡,我不舍得给强打传呼,强还问过我为什么一次电话都没有给他打过传呼,我说白天天天见,没必要打传呼,静经常给他打,静是市区的,她的家庭条件比较好,我是农村出来的,我很珍惜我的每一分钱。再说我也感觉我没有急事找强,所以从来没给他打过传呼。

                  5

因为晚自习我不经常在教室,我和静换了一下座位。我白天尽量把自己的作业写完,晚自习就去阅览室读书。

有一天快上课了,强传给我一个纸条,问我静现在有没有男朋友?我给他传一个纸条,说让他自己问。他传过来一个纸条,求求我,让我告诉他。我笑着又给他一个纸条,说我真的不知道让他自己问,他做一个求我的姿势,我就告诉他我真的不知道让他自己问。静一会看看强,一会看看强,请问:“你们两个在搞什么呢?”我说你问他吧,强说没啥,快上课了,准备上课吧。

一个很大的惊喜出现了,学姐给静介绍了一个男朋友,静答应了,第二天静带着她的男朋友买的一些坚果和水果,问我们同意不同意她的男朋友,我们都一致通过。不过舍友说了一句话:“静,我还以为你和强谈恋爱呢?不过现在你自己愿意,我们都没有意见。”既然现在幸福的像个小女人,她男朋友经常会给她买一些小礼物,她都带到宿舍去。

我和我几个高中的同学书信联系,有一次,我收到了军的信,里面有一张他大学的生活照,我正在欣赏他大学生活照的时候,强跑过来问我看什么呢?我就把照片藏了起来,最后想从我手里抢走了我拿的照片,“你男朋友挺帅的吗?”想不到不善言语的你竟然也有男朋友,我说不是男朋友,是我的同学。他说:“他是本科生吧,你俩不合适,你看他文凭高,长得也帅,你就应该找一个像我这样的,我不介意你比我大三岁。”我不知所措了。

未完待续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