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考申论火爆,和宗族恶势力行动

2017年初,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积极维护农村和谐稳定的意见》,引发舆论关注。最高检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要突出打击为“村霸”充当“保护伞”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两委”换届选举。

新华社北京2月12日电
题:突出打击充当“保护伞”的职务犯罪--聚焦全国整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行动

[标准表述]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

[综合分析]

1月,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强调,加大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整治,决不允许其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侵蚀基层政权。1月1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积极维护农村和谐稳定的意见》,强调各级检察机关要坚决依法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刑事犯罪,突出打击为“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职务犯罪。

“村霸”成为最近一段时间的热词。这一方面表明,此前长期活跃横行于底层社会的“村霸”,已经进入高层的治理视野

“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在部分农村,“村霸”、宗族恶势力猖獗,“土皇帝”横行一方,违反党纪国法,操纵选举、开设赌场、暴力抗法、霸占资源……民众深恶痛绝。

“村霸”横行乡里,除了其本人的无法无天之外,也与基层政府的不管不问、无所作为甚至是有意纵容密切相关。特别是,在一些地方,不少倚强凌弱、欺压百姓、为非作歹的恶人,非但没有受到惩治,反而摇身一变成了村干部,乡镇政府对此也睁一眼闭一眼,从而使得老百姓敢怒不敢言,长期生活在被侮辱、被损害的环境中。

“村霸”四大典型特征:乱政、抗法、霸财、行凶

改革开放以来,广大农民获得了解放,成为生产的主体,这本来是让人欢欣鼓舞的历史性变化。但基层政权也从乡村社会生活中大幅后撤,中国的乡村社会政治生态出现了令人担忧的空白状态。与此同时,一些黑恶势力却乘虚而入,开始侵蚀乃至主导乡村的权力。特别是随着城镇化的提速,农村土地在市场中产生的巨大溢价,往往成为各方争夺的诱饵,这也使得农民正常的公平诉求成为奢望。

记者在全国多地采访了解到,有的“村霸”以宗族、金钱利益为纽带,组成犯罪团伙,实施违法犯罪行为,有的甚至盘踞一地作恶长达数十年而难以铲除。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介绍,乱政、抗法、霸财、行凶是“村霸”的四大典型特征。

[参考对策]

乱政--倚财仗势、干乱国法、操纵选举。据记者了解,此前被判刑的江西省某市原人大代表,纠结多名同族兄弟以及社会闲散人员组成犯罪团伙,称霸一方。20余年来利用暴力、威胁和其他手段,多次实施违法犯罪行为,甚至利用势力和影响,威胁当地党委政府工作人员,干扰基层组织选举。

打击“村霸”,必先铲除养成“村霸”的土壤。

抗法--暴力抗法、对抗政府、煽动滋事。记者采访了解到,2016年底,广西某村支书因妻子在交通事故中丧生,便伙同亲属,当着公安民警的面要活埋肇事司机。当公安民警阻止时,其倚仗人多势众进行对抗,当地派出130多名民警才将司机解救。

第一,要约束“村霸”及乡村宗族恶势力的蔓延,尤其是不能听任其肆意操纵“两委”换届选举,更不能让他们进入村民组织。这就要求,地方政府要严格落实基层民主选举,把真正愿意为老百姓做事的人选上来。这些年来,乡村宗族势力借接续传统文化的名义多有复活,严重危害到农民的利益,决不能继续姑息迁就。

霸财--强拿强要、欺行霸市、坐地纳贡。记者在基层采访了解到,河南省某村原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在出租农地、建设新社区农村饮水工程等事情上“雁过拔毛”。河北某村村主任自2012年以来,组成恶势力团伙,要求所有村民结婚必须“上供”。曾有一村民未照办,结婚当天竟收到了送到门口的花圈。这名村主任还动用村里的大喇叭对该村民进行辱骂。

第二,地方政府要正确对待村民的意见表达,杜绝以稳定为名,打压村民的诉求。如“最牛村主任”孟玲芬,并不是没有村民向上反映,可当所有的意见表达渠道均被堵死,那么,剩下来的只能是日益疯狂的“村霸”。如果政府与民众的信息管道十分畅通,交流互动没有障碍,一个小小的村主任也无法如此猖獗。

行凶--横行乡里,违法犯罪,残害无辜。据记者调查,在广州某村有一群“村霸”,从2008年起就在村里为非作歹,敲诈在村内经营小店和生活的人员,甚至当街调戏妇女。

第三,乡镇官员乃至县一级的官员,要主动切割与地方强人的关系。既不能为了所谓的工作便利而与这些强人勾肩搭背,乃至把基层治理的权力拱手相送。更不能搞政商合流这样的联盟,甘愿充当“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保护伞”与“代言人”,与“村霸”联手欺压百姓、攫取利益。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旭认为,由于乡村法治资源相对匮乏,监督疏漏多,一些最基层的地方“权钱势”勾结,使个别村官和社会混混异变为“村霸”。

原标题:打击“村霸”必先铲除其养成土壤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 作者:胡印斌

亚洲城,有基层组织人员充当“保护伞” 甚至有“两委”班子成员沦为“村霸”

“基层社会生态非常复杂,‘土皇帝’现象背后往往牵涉上级政府、基层选举、治安管理以及资金管理等问题,许多不安定因素掺杂在一起,治理难度很大。”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表示。

记者调查发现,在一些地方,有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伞”。最高检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村霸”肆无忌惮,横行乡里,称霸一方,很多时候都是因为“上头有人”,受欺压村民敢怒不敢言,查办“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备受阻挠,治理难度大。

还有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导致基层组织弱化,甚至“两委”班子成员沦为“村霸”。最高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一方面,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使得纠纷双方依靠身后势力大小解决,无形中促使“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盛行。另一方面,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村霸”或宗族势力,从而沦为“村霸”欺行霸市的爪牙,这都给治理“村霸”增加了难度。

据记者了解,江西抚州金溪县安吉村原党支部书记彭荣辉任村党支部书记10多年来,该村培养发展的党员几乎全是其亲朋好友。2014年村“两委”换届选举时,他拉票贿选,甚至将贿选开支以“务工补贴”的名义报销。

北京德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兴宽认为,“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在农村长期存在不仅危害村民的利益,破坏农村社会的稳定,而且还会严重影响党和政府的形象,导致民众对基层政权和自治组织信任不足,影响中央一系列大政方针在农村的具体实施。

突出打击职务犯罪 消除“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根基

孙忠诚介绍,当前我国根治“村霸”与宗族恶势力的工作正从三方面着手。

突出打击,强化治理。孙忠诚表示,对于“村霸”与宗族恶势力的恶形恶状,检察机关将发现一起,查处一起,惩治一批,务必坚决遏制其嚣张气焰。尤其要突出打击为“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职务犯罪。检察、公安部门将加大查办和惩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力度,增加其作恶成本。纪检监察部门则狠抓纪律建设,及时处分违反纪律的党员干部,尤其是基层组织的党员干部,掐灭其充当“保护伞”的苗头。

多维发力,综合治理。“不能孤立地治理‘村霸’问题,需要采取综合措施。”庄德水表示。孙忠诚介绍,一方面,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等方面将加大协作配合力度,各司其职、共同发力。另一方面,职能部门将综合运用经济建设、教育宣导、舆论推动等多维度社会治理措施。各地方政府积极发展经济和教育,使适龄人员有事可做、有书可读,从长远角度消除“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根基。

群众路线,长效治理。王旭认为,在斩断“村霸”与宗族恶势力“恶根”的乡村治理实践中,贯彻落实村民自治至关重要。据孙忠诚介绍,检察机关将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维护好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努力营造风清气正的换届选举环境,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带病”进入“两委”班子。

庄德水认为,要加强农村基层法律宣传教育,让法治观念走进生活现实,帮助人民群众树立法律信仰,进而挤压“村霸”的犯罪空间;让人民群众树立信心,主动参与“村霸”问题治理。(记者杰文津、赖星、闫祥岭、陈菲)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