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质量教育成吸引中国留学生关键,澳损失逾13亿收入

  据澳大利亚新快网报道,澳大利亚高等教育产业所面临的挑战是其能否提高教学质量,因为这关乎澳洲是否能够重新得到中国学生的青睐。

中新网8月3日电据《澳洲日报》报道,澳元高企,申签问题以及来自美国的竞争,导致赴澳留学(微博)的海外学生数量暴跌至5年低点,使得这个一度欣欣向荣的产业陷入泥沼。

亚洲城,  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的范格德(David
Finegold)教授表示,澳洲各高校应该接受他们正在失去亚洲市场主导地位的现实,因为美国、加拿大以及欧洲正在逐渐成为重要的教育产业目的地。

根据澳洲教育国际的统计,在截至6月份的一年中,海外学生注册数骤减8.5%,至5万4776人,导致国际教育产业的市值下挫13.4亿元。尽管教育出口仍为澳洲赚取147亿元的外汇,但相比2009-2010财年180亿元的市值已经下滑18%之多。

  “学生们很渴望获得高水平的高等教育机会”,范格德教授说,“但是问题是,澳洲能否重新打开从前它曾一直占据主导地位的国际市场。”

本周正在中国进行访问的新州州长奥法雷和南澳州长魏特立都把宣传澳洲的国际教育作为访华的一个重点。

  自2008年至2009年澳洲的留学(微博)生人数达到顶峰后,澳洲海外学生人数便减少了22%,然而离开中国的学生人数却在一年之内增加了20%以上。

澳洲有多达三分之一的留学生来自中国,但中国学生的注册数却下降8%,印度市场整体萎缩将近25%。2011年,大学注册人数从前一年的20万5800人减少5%至19.6万人;当中关键的中国市场缩减9.8%至2万2926人。虽然上大学的印度学生增加16.2%,但2764人的总数依然很小。研究生注册人数上升了5.4%。

  中国和印度仍然是主要市场,全球35%的劳动力都来自于这两个国家。从前澳洲的成功建立在其亲和力、价值以及能够为学生提供永久居留权的基础之上。然而在此之后,澳元的高企彻底摧毁了其开销优势,同时签证政策也在进一步紧缩。

受到最沉重打击的是职业教育产业,注册人数激降14.4%。印度学生继续流失,减幅达到23.3%,只来了11136名新生。奥法雷州长认为,是新的签证规定“排挤了”职业教育与培训机构。

  范格德说,“澳洲高等教育必须重视质量和价值。”他的观点得到了来自悉尼科技大学(UTS)Insearch市场销售部门总经理豪厄尔(Belinda
Howell)的响应,“过去澳洲的高校更容易申请且留学价格合理,然而现在在澳洲高校中学习却比在美国学习需要支付的学费更多。”

英语语言学校则遭遇2.9%的生源流失,录得3万6018名新生注册。而包含预科在内的其它输送渠道也收缩9.3%至1万1253人。

  豪厄尔强调称,“中国的家长(微博)和学生比以前目标更加明确。他们问留学代理机构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我的孩子如何才能有一个好的前程。”

澳洲TAFE董事会的霍登披露,40%的学生签证申请都被移民(微博)官否决了。“移民官们似乎很难相信会有学生肯来澳洲念职教课程。”

  范格德表示,海外留学对于很多中国家庭来说仍然是一笔巨大的开支。过去家长们希望子女能够通过海外留学获得澳洲的永久居住权,而现在他们则更希望子女们能够在学有所成之后返回祖国工作。

教育出口曾是澳洲获利第三大的出口产业,仅次于铁矿石和煤矿出口,但如今,该产业的排名已下滑至第五位,被旅游业和黄金出口所赶超。不过,教育出口产业的创汇能力依然超过天燃气行业,后者在截至6月份的一年里价值130亿元。

分享到:

加拉格尔是8月1日公布的一份高等教育国际化报告的作者,他说,在可预见的未来,留学生人数很可能还会减少。加拉格尔隶属悉尼大学的美国研究中心,他表示,损害澳洲高等教育出口竞争力的国内和国际因素,并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澳元高企使得澳洲很难在亚洲生源上与美国的精英大学竞争。他指出:“2011年,在美国高校注册的中国学生增加了43%。”

;);););););)

与此同时,高等教育教育部长伊万斯2日鼓励澳洲学子积极赴华留学。他表示,就算不会说中文也可以到中国留学,因为许多大学都有开设以英文讲授的课程。

微博推荐

分享到:微博推荐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